Icy

最新更新我差点吐血

只好洗脑

阿巴斯=楚子航替身
阿巴斯和恺撒经历的事=楚子航和恺撒经历的事

QAQ 江南 求你做个人吧

【恺楚】在心里

恺撒进入了一个深深的甬道,柔软而散发着热气。

他走到了一颗巨大的跳动的心脏面前。

噗通、噗通、噗通。

“你是第二个到过这里的人。”

恺撒挑挑眉:“这里是哪?”

“楚子航的心里。”

“原来我现在在你心里。”恺撒笑了,“荣幸之至。”他四周转了转,静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:“第一个进来的人是个女孩子对不对?”

心脏没有马上开口。

恺撒试图走近它。

噗通噗通、噗通噗通。

心跳突然急促起来。

“你说得对,她还在这里留下了一滴眼泪。”

恺撒控制不住自己的嘲讽:“那可真是……一个似曾相识的桥段。”

他耸耸肩:“好吧,我承认,我是有点嫉妒。死去的人,噢,不管是人还是别的什么,总是能占据一席之地。”

恺撒把手贴得里那颗跳跃的心很近,仿佛想要触摸它。

但心跳产生的风压让他无法触碰。

噗通噗通噗通,心跳更快了。

恺撒眨了眨眼:“你不想让我碰碰你吗?”

心跳的声音强烈而清晰,回荡在整个胸腔。

“是你靠近我的时候,我就无法控制我的心跳。”

蓝宝石的眼眸中漾出柔和的笑意。

“看来这里的你,很诚实。”恺撒走了几步,背向心脏,“那么对于你之前说的话,你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?”

没有应答。

“真是个闷骚的家伙呀。”

“那还是由我来问好了,恺撒·加图索永远不会让猜疑留在肚子里。”

“她为什么留了一滴泪?根据电影套路,百分之九十九她喜欢你,那你……呢。”
恺撒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尾音不由得带上了微微的颤抖。

“你介意?”

“我确实很介意,介意到我已经忍不住不想听了。”

“这没什么。那滴眼泪,是孤独。”

身为异类同病相怜的悲哀,血之哀的孤独感。龙族对一个经过长期观察的混血,产生了镜子般的映射。

恺撒一下明白过来:“你与她感同身受。”

“我不知道,我的感情是很淡的。我感觉不到。”

“但我感觉得到,她死了你很难过。那段时间你状态很差。”

恺撒微微叹了口气:“感情总有先来后到,我是后者,也只能慢慢接受。”

恺撒摆摆手,转向那颗鲜活的心脏:“我该出去了,再见,楚子航。”

恺撒走了几步,顿了顿,说道:“可我还是很爱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巨大的心脏噗通声更加剧烈,“恺撒!”

噗通噗通噗通噗通、噗通噗通噗通噗通。

“可是我现在并不孤独,”心跳声仿佛要冲破耳膜,“因为有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用一个梗,反一个套路。
起名废
最近感觉粮太少了TAT

明明就

时间发生在楚子航和恺撒在一起一周年。
“喂,楚子航。”恺撒懒洋洋地坐在一张豪华雕花木桌前,右手虚握着一只纯黑色钢笔,由于笔尖在纸上长时间的停顿,洇出深深的墨迹。
楚子航坐在不远处飘窗边上,正低头认真地擦拭村雨,柔软又微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,使人看不清情绪。
“嗯?”
他缓慢地转过头望向恺撒,尾音微微上扬以表示疑问。
雨后凉爽的风从窗口灌入,白色的窗帘蓬开扬起,眼前的心上人墨色的瞳孔宁静深邃,仿佛朦朦胧胧笼罩着纯洁无暇的光。
恺撒正欲开口说话,见到此景不由得顿了顿,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。
一开口,却是满满的委屈:“我们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牵过手。”
楚子航尝试想了想和恺撒手牵手走在学院里的场景,眉峰突突地跳了两下。“我认为这种事情并不符合我们两个的行为方式。”
“恺撒加图索行事光明磊落,不畏人言,低调也不是我的风格。”
“……”
恺撒想起诺诺一脸嘲讽的“学生会主席行事一贯高调,却连和狮心会长一起牵手出门都没有过,啧啧”,心里暗伤,郁郁不乐。
回首过去,两人屠龙组生死相依过,学院里针锋相对也兵戎相见过,濒死在海中紧紧十指相扣,如今好好活着却不曾两手交错。
恺撒走到楚子航面前,扶着他的肩膀,额头轻轻贴在了他的额头上,轻浅的鼻息相互缠绕,烦乱的心慢慢静下来。
楚子航在恺撒低头瞬间肌肉紧绷,抓着村雨的手收紧了几分,却只见他垂着眉眼靠上来,缓了一会反手环住他的背。他仰起头凑到恺撒唇边,试探性地舔了舔他的唇。恺撒睁开眼睛,湛蓝如宝石的眼眸盯着眼前的爱人,忍不住发力狠狠扣住他,一把拥入怀中。
楚子航不是柔软的猫,他不反抗,只代表他愿意。
他伸手抚摸恺撒凌厉突出的眉骨,主导了一个温柔的吻,像春天的梅雨,淅沥缠绵,持续了很久。这样的时刻很少,大多数时候他们总是如同宿命的对手势均力敌,抵死纠缠。
恺撒的心怦怦乱跳,在楚子航描摹他眉眼的时候,修长的手带着层层磨出的茧子,一下落了心坎里。
“下次我会牵你的手,别生气。”

明明就不习惯牵手,为何却主动把手勾。

卡塞尔学院今日头条:狮心会长主动牵手学生会主席!(爆)
诺诺坐在天台上晃着双腿,冲下面的人说道:“真没想到啊,闷骚也有明骚的一天。”
路明非舔了口手上的香草冰淇淋,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师兄竟然这么主动,老大应该超级开心吧。”
芬格尔架着二郎腿躺在长椅上,笑得一脸猥琐之气:“昨天是他们一周年纪念日啊,听新闻部的小弟说从恺撒别墅出来回楚子航宿舍的时候,杀胚就主动勾住了恺撒的手,还脸红了word妈,真可惜昨天一天都在寝室睡过去了没能亲眼见到,啧啧啧。”
诺诺摆着手,心想,还不是老娘玩得一手好助攻,要不是苏茜求我,他们俩进展有这么快?

——
写的不是特别满意,而且很多地方可以继续细写,但是明天要考试了没时间再写了_(:з」∠)_下次有时间吧
这个梗觉得特别适合恺楚,别扭啥的超级有爱啊,最近上海一直下雨,把子航写的弱了点,ooc不要打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