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y

明明就

时间发生在楚子航和恺撒在一起一周年。
“喂,楚子航。”恺撒懒洋洋地坐在一张豪华雕花木桌前,右手虚握着一只纯黑色钢笔,由于笔尖在纸上长时间的停顿,洇出深深的墨迹。
楚子航坐在不远处飘窗边上,正低头认真地擦拭村雨,柔软又微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,使人看不清情绪。
“嗯?”
他缓慢地转过头望向恺撒,尾音微微上扬以表示疑问。
雨后凉爽的风从窗口灌入,白色的窗帘蓬开扬起,眼前的心上人墨色的瞳孔宁静深邃,仿佛朦朦胧胧笼罩着纯洁无暇的光。
恺撒正欲开口说话,见到此景不由得顿了顿,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。
一开口,却是满满的委屈:“我们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牵过手。”
楚子航尝试想了想和恺撒手牵手走在学院里的场景,眉峰突突地跳了两下。“我认为这种事情并不符合我们两个的行为方式。”
“恺撒加图索行事光明磊落,不畏人言,低调也不是我的风格。”
“……”
恺撒想起诺诺一脸嘲讽的“学生会主席行事一贯高调,却连和狮心会长一起牵手出门都没有过,啧啧”,心里暗伤,郁郁不乐。
回首过去,两人屠龙组生死相依过,学院里针锋相对也兵戎相见过,濒死在海中紧紧十指相扣,如今好好活着却不曾两手交错。
恺撒走到楚子航面前,扶着他的肩膀,额头轻轻贴在了他的额头上,轻浅的鼻息相互缠绕,烦乱的心慢慢静下来。
楚子航在恺撒低头瞬间肌肉紧绷,抓着村雨的手收紧了几分,却只见他垂着眉眼靠上来,缓了一会反手环住他的背。他仰起头凑到恺撒唇边,试探性地舔了舔他的唇。恺撒睁开眼睛,湛蓝如宝石的眼眸盯着眼前的爱人,忍不住发力狠狠扣住他,一把拥入怀中。
楚子航不是柔软的猫,他不反抗,只代表他愿意。
他伸手抚摸恺撒凌厉突出的眉骨,主导了一个温柔的吻,像春天的梅雨,淅沥缠绵,持续了很久。这样的时刻很少,大多数时候他们总是如同宿命的对手势均力敌,抵死纠缠。
恺撒的心怦怦乱跳,在楚子航描摹他眉眼的时候,修长的手带着层层磨出的茧子,一下落了心坎里。
“下次我会牵你的手,别生气。”

明明就不习惯牵手,为何却主动把手勾。

卡塞尔学院今日头条:狮心会长主动牵手学生会主席!(爆)
诺诺坐在天台上晃着双腿,冲下面的人说道:“真没想到啊,闷骚也有明骚的一天。”
路明非舔了口手上的香草冰淇淋,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师兄竟然这么主动,老大应该超级开心吧。”
芬格尔架着二郎腿躺在长椅上,笑得一脸猥琐之气:“昨天是他们一周年纪念日啊,听新闻部的小弟说从恺撒别墅出来回楚子航宿舍的时候,杀胚就主动勾住了恺撒的手,还脸红了word妈,真可惜昨天一天都在寝室睡过去了没能亲眼见到,啧啧啧。”
诺诺摆着手,心想,还不是老娘玩得一手好助攻,要不是苏茜求我,他们俩进展有这么快?

——
写的不是特别满意,而且很多地方可以继续细写,但是明天要考试了没时间再写了_(:з」∠)_下次有时间吧
这个梗觉得特别适合恺楚,别扭啥的超级有爱啊,最近上海一直下雨,把子航写的弱了点,ooc不要打我